六扇門那些事兒 - 下載本文

因為時間緊任務重,大家心情都很差,出了雙流機場,找到接我們的成都的同行,就直撲臨時指揮部了。

兩邊資料一對,都是老鳥,三下五除二很痛快的就制定出了方案,接下來就是收網。

事情就發生了,因為著急,所以開車就比較猛,因為收網,所以就沒開警車,民牌大切。

怎么就好死不死的在九眼橋把一個大媽剮倒了,人沒事,但是大媽的小推車里的東西撒了一地。

川妹子彪悍,川大媽更彪悍!

雙手一叉叉腰肌,甩開腮幫子就要開罵。

我們領導當機立斷,大手一揮:“小史留下善后,其他人上車!” 大切突突突一溜煙沒影了。

我一看,那就服從命令聽指揮,善后吧。

大媽聽不聽得懂普通話,不知道,反正大媽說的話,我是一個字都沒聽懂。 四川很多地方的人,普通話基本,一句不會。

或者他們認為他們說的就是川普了,對我來說,還是一樣。 聽不懂。

大媽還不讓我走,那就聽著吧。

就聽大媽一會說一句“瓜皮”,一會兒又一句“瓜皮”。 我心說,西瓜皮?您也沒買西瓜? 哪種水果叫什么什么瓜?的皮?

那就多了,那小推車里面都是水果。 那你干嘛一遍一遍又一遍的重復強調呢?

那種水果就吃皮?皮很貴,所以大媽總是強調瓜皮?

正在糾纏中呢,要么說天下警察是一家,成都警方,怕我一個人善后有問題,又給我派來一個大哥。

大哥過來沒聽兩句就火了,也跟大媽對著吼起了那個什么瓜的皮。 別說,四川人就是四川人,大媽立刻就走了。 連賠償金都沒要。

大哥看著我,眼神很詭異。 看的我怪甚得慌的。 然后就是歸隊。

成績差強人意,最大的boss跑了,剩下的都在,撂的也比較快,大哥們說,基本上,證據拿到這份上,他跑不了。 接下來就很好玩了。

成都方面的老大,居然在指揮部口頭表揚了我,和我們隊。

說我執法十分文明,態度也要,脾氣更是好。

還夸獎我們北京警方就是素質高,人民群眾怎么罵都不生氣,都不動粗,都不做影響警察形象的舉動。

把我給說蒙了。

我們老大也懵了,不過,人都喜歡聽夸獎,老大的嘴咧的跟朵花似地。

當時需要處理的物證很多,我很忙,事情過去也就過去了。 原本也沒多想。

這不是后來認識了拙荊么。 有一次她也跟我說那個詞。

我立刻就問她,我上次去四川,有個大媽也跟我說這個詞來著,還說了很多次,這詞啥意思?

拙荊笑著說,罵人的話。

我說我知道,你就告訴我啥意思吧。

她說:“四川話里,瓜就是傻,傻就是瓜,皮呢,就是生殖器! 說的真文雅。

我當時一回味,靠!這不就是北京話的傻B么?

和著老子在成都九眼橋大街上,被一老太太指著鼻子罵了半天傻B? ~!@#¥%……

難怪成都警方會那么夸獎我呢!

這要是擱在北京,就算是我的錯,我決不仗勢欺人,咱們該怎么著就怎么著,在我和和氣氣的賠禮道歉該給錢給錢該賠償賠償之后,要是丫的還指著我鼻子罵SB,拼著這身皮不穿了,老子也得讓他知道知道什么叫人民專政工具!

當時把我氣得上躥下跳,拙荊看的哈哈大笑……

從那之后,我對四川罵人的話下了大力氣研究,比如龜兒子,特爾寶,瓜西西等等等等……

這就是所謂,一個“瓜皮”引發的杯具吧?

你們說,對面的大哥收集罵人的話,有沒有道理? 說不準他也遭遇過跟我類似的經歷呢? 24蜀中趣事,剛剛認證了會員,心里舒坦,奉送一篇 [ 史老柒 ] 于:2010-02-04 06:08:39 復:2699591 剛認識拙荊的時候,我去成都玩,大快朵頤! 成都的吃的真好吃,麻辣燙居然1毛一串! 鐘水餃,韓包子,龍抄手。 還有最出名的火鍋,香辣狗肉,河蝦河蟹。 哎呀呀,想起來有流口水了。

那天,拙荊跟我吃飽喝足,正賴在床上回味呢,拙荊說,咱們去甩火腿吧。 我心說,還吃?這婆娘也太能吃了…… 又一想,火腿~~~這玩意肯定好吃。 于是就說,好啊好啊,走走!

一邊走一邊想,可別太近,著肚子里的好貨還沒消化完呢。

結果我倆從紅星區往府南河開進,繞著府南河走,一直走到九眼橋,在繞著九眼橋走,走啊走,走啊走。

還是沒看見有賣火腿的。

但是我那會剛跟拙荊認識,也不好意思說我想吃。這男人總不能除了吃就是吃吧,給人草包飯桶的感覺。

于是我依然跟她聊天,眼卻四下尋摸,鼻子也沒閑著,心說,就算你不告訴我,我也能聞出來火腿的香味。

我倆從晚上7點一直溜達到11點,終于拙荊累了,說,咱們回去吧。 啥? 回去?

我一直沒轉過彎來,你不是帶我出來吃火腿么?怎么還沒吃就要回去了? 吃啥子火腿呦,你腦殼瓜戳戳羅。 你不是說咱們出來甩火腿么?

拙荊突然哈哈大笑,笑得花枝亂顫,笑得前仰后合,笑的都快抽筋了。 別笑了!我有些生氣了。

你這個瓜娃子,甩火腿,就是走路! 啥? 走~~走路? 我日你問球~~~

走路就走路吧,你還非得說什么火腿! 害得我這一晚上百抓撓心的。

誰編的四川方言?

拉出去,彈jj彈到死!

通寶推:冰雨,貪玩的風箏,于是,generation,大溪水,小匪盜,

23“自己人”的故事 [ 史老柒 ] 于:2010-02-05 05:19:52 復:2699591 這個主題下面是兩個小故事,而且讓我很開心的是,通過跟河里的兄弟姐妹們的互動,我又想好了三四個故事,春節之前,應該不會斷頓了。 河里還有很多我的前同行大哥和兄弟。

其他的人也對我很好,氛圍我更是喜歡,跟很多人都是一見如故。 廢話少說,故事開始……

我曾經拿我們刑總的大切練過車,其實我開得還不錯,但是,就是不怎么認路。 而且我還沒本。

一直懶得考,現在都沒考。

拙荊每次在我無照駕駛開車送她的時候都會說:“你現在干的就是沒本的買賣!焙苡袔追志G林的味道,我很喜歡。(不是公家的車!我很忌諱公器私用的。) 那天下四惠橋,不知道怎么繞啊繞的,走錯路了,前面有一個臨檢,我心說,壞了,這下沒本的買賣要干不下去了。

臨檢的那組是一個交警大姐和一個小兄弟,大姐說:“測個酒精! 我老老實實的哈了一口氣。

拙荊納悶的問我:“警察還查警察?”

我心說小姑奶奶,您就它喵的少說兩句吧,你家屋外的現在正在無照駕駛中您知道么?抓住就是事兒啊,到時候罰錢還好說,刑總到交管提我,多丟人?我還打算繼續混么?

于是我咧出了一個自認為最滿意的笑臉,對拙荊說:“自己人都不配合自己人,那還混個屁?”

大姐一愣:“你哪的?” 我說了單位。

“不像?證給我看看!贝蠼阈Σ[瞇的說。 我給了。

大姐看了半天,還給我:“小伙子不錯,不錯! 放行了。

我心說,靠,多虧老子是刑總的,她說證給我看看的時候,第一反應就是朝我要駕駛證呢,心說完蛋了,我暴露了,我的一世英名斷送了,我丟人丟大了,整個世界崩潰了……

然后一想,不對,她要的不是駕駛證,是警官證! 滅哈哈哈哈,這腦子,轉的就是快! 但是真后怕!

過了一段時間,那大姐到刑總來了,瞧那意思,是打算給我介紹女朋友,恩恩,糟糠之妻不下堂啊,何況拙荊還是很極品的。 大姐說那就算了,閨女,咱們走了。 出來一姐們……

我當時恨不得扇我倆大嘴巴。

一個字,漂亮;倆字,太漂亮了。 而且還是警花。 哎呀呀……

咦,老婆你什么時候站到我背后的? 老婆我錯了,老婆我再也不敢了~~~ ~!@#¥%…&*

那會我跟拙荊外面跟別人合租,合租的人心里比較變態,網費平攤,他卻總是管總路由器,說省電,廢話!電費也是平攤的,問題是,一個小路由器,能費多少電!

于是我們兩家就總是為網吵架。

你們也知道,警察鮮少有不熬夜的,對面睡得早,一睡就關路由器,而我,那會剛剛進入亢奮期。

那天我真火了!

直接大晚上去拍他房間的門,讓他打開路由器,他就在房間里跟我對罵,還說我神經病,還說要報警。 靠,怕你!

我繼續拍門,今天晚上老子就跟你卯上了! 然后我就聽到,他打電話報警了。

北京市三環以內,接警5min鐘之內趕到。

很快,門鈴就響了,他嗖的沖出去打開門,跟那個巡警小兄弟嘰嘰呱呱一通說。 我心說,有屁用!他就是一接警的,這又不是派出所,你說再多,待會還得去派出所在重新說一遍。

果然,在他說得口干舌燥之后,巡警小兄弟跟他說:“你好,我就是接警的,如果你想報案,得到負責這片轄區的派出所!

他大叫著報案報案我要報案,一邊說還一邊用很挑釁的眼光看我。 巡警對我倆說,那走吧,我帶你去派出所。

到了派,他又要搶先開始說。

接待民警一翻眼睛:“問你了么?問到你你再張嘴! 老實了。

“你,姓名,單位!泵窬紱]抬眼鏡。

“xxx,xxx公司的!惫矙C關是一個神奇的地方,再囂張的人,進來之后,都會不由自主的規矩起來。 “那你呢?”

我知道是在問我:“市局的!

可能他聽成“吃橘子”了,依然沒抬眼皮的說了一句:“少來這套,現在是吃水果的時候么?問你姓名單位呢!”

“史老柒,北京市公安局的!蔽倚χf。 刷就把頭抬起來了:“哪的?”

“市局刑總的!蔽覐娙讨,“這是我的證件!





海南麻将怎么玩图解 股票的融资融券 联投灵活配置二期私 股票明天*分析 新城股票 怎么炒股 天赐材料股票股吧 股票融资 家庭资产配置 中国石化股票代码 微信股票交流群二维